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在德昌公园里看到了“费孝通之答” 南县 江必红

2019年02月23日 浏览量:234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江必红

南县有一座公园叫德昌公园。公园取名“德昌”是为了纪念共和国第一号烈士,南县籍人段德昌将军。伟人驻公园而熠熠生辉,公园因伟人而赫赫有名。我,有幸家住公园边,因“近园人家先得乐”的缘故,德昌公园成了我的后花园、健身园、幸福园。

西方哲人言:“生活中缺少的不是美,而是发现美的眼睛”。我模仿哲人语则曰:“生活中缺少的不是幸福,而是发现幸福的眼睛”。因为时常徜徉德昌公园,便时常看到“费孝通之答”呈现于眼前:几十年前,著名社会活动家费孝通曾有一个著名的自问自答,他问:“人们富裕之后干什么?”他答:“追求文艺”。当“费孝通之答”时时呈现眼前时,不禁对费孝通先生油然而生敬意,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最近几年,以中国大妈为主力军的广场舞在中华大地上风起云涌。不论是城市还是农村,不论是机关还是学校,广场舞随处可见。真可谓“但有井水处,即有广场舞”。公园公园,公共之园,自然成为广场舞爱好者的首选风水宝地。一首首经典老歌,一曲曲时髦新歌,在广场舞中化作了优美的舞姿、甜蜜的笑容、绚丽的色彩。舞者心旷神怡,观者赏心悦目。高原的粗犷、草原的开阔、湖乡的滋润、境外的异趣,在广场舞中竞相展现。李敖说:“人活着不仅仅为了面包”。人活着还为了精神的丰富和愉悦,公园中一处又一处的广场舞,就能略见一斑。

武夫爱带刀,雅士喜佩剑。屈原之陆离长剑,吴王之千年宝剑,是为佐证。德昌公园里,一队队中老年人在品味舞剑之乐趣。在这里,你看不到剑戟森森、剑拔弩张、剑光凶凶,你看到的是剑挥和谐,剑舞太平,剑胆琴心。他们舞起剑来,精神抖擞、意气风发、聚精会神。八十不稀奇,七十小弟弟,是他们真实的写照。从春秋越女论剑,秦末项庄舞剑,到唐代公孙大娘舞剑器,裴旻将军之剑舞,都显示剑不再是纯粹暴力打斗的武器,而成为艺术和技术的结合,是百姓娱乐和生活的一部分。我知道,德昌公园的剑客,他们是为南县人民幸福美好生活而挥之舞之:一片片稻谷黄似金,一盘盘龙虾人垂涎,一条条街道宽又平,一座座高楼入蓝天,一盏盏华灯亮又明。。。。。。。如此太平盛世,如此歌舞升平,焉能不挥之舞之?费尔巴哈说:“你的第一责任是使你自己幸福。你自己幸福,你也就能使别人幸福。幸福的人,但愿在自己周围看到幸福的人”。幸福人对幸福人,欢乐心映欢乐心。面对此景,怎不令人心花怒放,喜气洋洋?

德昌公园,乃南县的快乐大本营。看,这边一拨人正在唱地花鼓。不要小看地花鼓,它是南县的骄傲,中国的“非遗”,堪比东北二人转。不要说它是下里巴人,不要嫌它土里土气。它洋溢着洞庭泥土的芬芳,它反映了湖乡人民的质朴:或对美丽的赞美,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或对公序良俗的介绍,或对不良行为的鞭挞。那边一拨人年纪有了一大把,却拿起麦克风唱起了流行歌曲,是“老夫聊发少年狂”吧!“圆圆的月亮悄悄爬上来......”,“红红的太阳掉进山那边的河里哟......”“头上的喜鹊飞......”让他们勾起了对青春年少时浪漫生活的回味。凉亭里,一位耄耋老妇正在学拉二胡,弦律不算优美,但她的心是优美的;动作不很娴熟,但她的情是真挚的。“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衣食无忧时代,却有老而好学的精神,不亦令人肃然起敬乎?竹林里,一群男女在唱京剧,弘扬国粹,匹夫有责;继承传说,舍我其谁?小桥边,一个农民模样的男子汉正兴致勃勃神情专注地在吹萨克斯,蕞尔小地之人,却也爱上了西洋乐器。阳春白雪入园来,不亦乐乎?我敢肯定地说,他们这些人都是幸福的。一篇欧洲童话说得好:幸福其实是个不起眼的青鸟,并非都是光芒四射的孔雀。这些“青岛”们的幸福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何谓幸福?构成幸福的主要因素不是宝马香车,山珍海味、绫罗绸缎,而是精神的高贵、行为的高雅、情感的高尚。当你看到公园里风韵犹存的中老年妇女上演的旗袍时装秀时,你一定会觉得她们就是幸福的化身。旗袍,中国妇女的标志性服装,宋美龄女士对旗袍如醉如痴,吴健雄教授视旗袍如同故乡。旗袍,又高贵又高雅,又大方又大气,又悠久又时尚,又绚丽又华丽。那些旗袍女,手持花纸伞,脚迈轻盈步,面带喜悦色,眼含秋波情,似九天仙女下凡尘,如凌波仙子临公园。她们,有点林徽音的滋润,有点王映霞的清秀,有点陆小曼的典雅,更有吸日月之精华,采洞庭之灵气的湖乡妇女的神采。神话时代百变女神的迷幻,《诗经》时代窈窕淑女的清新,怎及当今盛世旗袍女子曲线的妖娆!何必去远方,美景在身旁。旗袍女不就是一道道灵动的、深情的风景么?诗人谢冕说:“一个人感到幸福的条件有两个:一个是你觉得整个社会、整个世界会越来越好,一个是你觉得自己的未来会越来越好。”旗袍女就是此语的注脚。在她们的自信中,在她们的乐观中,在她们的一举一动中,在她们的一笑一颦中......我们看到了她们的幸福。

南县已步入小康,追求文艺,展现自我,享受生活成为了时尚。在不经意间,你会发现,德昌公园,何尝不是文艺之园呢?那个手提巨笔在水泥地面练书法的老人,他是想把中国书法之美展现于世人之眼,为中国书法艺术的发展尽绵薄之力吧。那个剪纸的老人他是想把中国的民间艺术发扬光大,让世人欣赏剪纸艺术的神奇魅力。那些在诗墙前驻足而观,评头论足的人们,在为中国诗歌的博大精深而生敬畏之心,或许也产生了写诗的冲动。那个鹤发童颜,长髯飘飘,一袭白衣的老者,在打太极拳,体味中华文化的神妙高深......苏格拉底说得好:“未经省察的人生是没有价值的。”一个要真正获得幸福的人,自然要思考“我应该过怎样的生活”。从德昌公园呈现出的“费孝通之答”中,我得到答案。

亚里斯多德说:“幸福是生命的意义和目的,是人类生存和终极目标”。年轻的南县人民正从幸福走向幸福。但我们切莫忘记梁衡所说:“还有8种人不很幸福”。“让幸福覆盖所有的人”。四海之人皆幸福,那才是最高境界之幸福。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