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待来年雪暖 南县 丁亮

2019年01月14日 浏览量:384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丁亮

在南方,我的家乡,雪是冬的佳酿,一年里也难得拿出来品几品。所以,每一个飞雪的日子,所有关于雪的弥足珍贵的记忆就会被激活,特别是那些关于成长的故事……

(一)那年我十岁,弟弟七岁

农历12月28年,快过年了。天有些阴冷,我们姐弟俩随着爸爸在菜地里掐了一下午的白菜苔。爸爸是我们这个地方有名的种菜高手,家里种的白菜,长出的白菜苔色泽翠绿,又肥又嫩,最主要的是,吃起来还有一种天然的淡淡的甜味。

“明天你带着弟弟去菜市场卖菜吧。你妈妈病了,我要照顾她。”爸爸挑着两筐菜苔,走在我前面,不急不慢道,“后天就过年了,卖6毛钱一斤吧。”

我跟在爸爸身后,看不到他的脸,琢磨着这句话的真假,估计是真的,便轻轻的“嗯”了一声。

……

凌晨四点半,我们准时被爸爸从被子里叫醒。

推开门,漫肆飞舞的雪花只往人脸上贴,整个院子都浸在了雪的棉被里。

“下雪了。”弟弟兴奋道。以往下雪,我和弟弟会去堆雪人,打雪仗,去寻找冻得跑不太动的小野鸡,但今天,我们要推着一车菜去三里地外的菜市场。

“路上小心一点。”妈妈躺在床上叮咛。

爸爸则给我们戴上了小棉帽:“这雪来得有点突然。路上遇到车,靠边上走。”

就这样,我们推着自行车,在没有亮透的天与亮透了的地之间将雪踏出“吱吱”的印痕。家里的灯光越来越淡,淡到与黛色的天、白色的地融为一体。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没有阑珊灯火,天地间只有我和弟及那辆有些年头的自行车。

“冷吗?”我问弟弟。

“不冷。”

“怕吗?”

“有姐姐在,不怕。”

“嗯,只有三里地,我们很快就会到的。卖了菜,我给你买糖吃。”我哄着弟弟,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推着车缓缓前行。没被车轧过的雪是松软的,推起来并不怎么吃力,但要上南洲桥,就有些困难了。我扶着车轮头,弟弟推着车尾,喊着“一二三”“加油”,反复了三两次,才将车子齐推了上去。当车上去的那一刻,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明亮。

到了南洲桥的露天菜市场,雪仍在肆舞,天已经白透了很多。我记着爸爸说的“市场左边的第三个铺口就可以摆摊”,可现在,整个市场都是白的,没有任何参照物,只能凭感觉寻找。刚停稳车子,还没卸下篓子,就有一男的走了过来,男的高高大大,没戴帽子,看着跟我爸爸的年龄差不多。他问菜苔怎么卖。我说六毛。他说他全要了。

我一下懵了,旁边一刚到的微胖的大婶意味深长的跟旁人聊着天:这么大的雪,明天想要吃菜苔都不可能掐出来,不晓得要涨到多少哦!

男的瞪了她一眼,伸出一根手指:看你们两个细伢子,我出1块一斤,你们卖完了赶紧回家。

所有的菜都要吗?我问。

还有什么?

还有萝卜、雪里红,包菜……我翻着菜篓,还没说完,男的便打断了我的话。

我只要菜苔,一口价,一块五一斤。

一块五一斤?这已经比爸爸交待的底价要高出两倍多了。弟弟捂着流着鼻涕的脸说:姐姐,冷。

好吧,那就卖了吧。两篓菜苔,42斤,63元。男的给了我60元。

之后,我蹲在雪地里,固执的想将所有的菜卖完,坐了三个多小时,篓子里的菜只卖出了一丁点,数一数,总共卖了72元。

而买我菜的男的,就坐在我对面,将白菜苔卖到了4元一斤,不一会就卖完了,临走还朝我们笑了笑。

那一天,我没有吃早餐,只给弟弟买了一个包子,一颗糖。

如果要问,我是从什么时候懂事的,我想就是十岁那年的那一场雪……

虽然下着雪,虽然有些酸涩,但我从未觉得雪冷,每每回想都觉得是人生中难得的美好。

 

(二)老师,好巧

中学时代,我的语文老师姓胡,单名一个“亮”字。他教我们时已经五十多岁了,白皙清瘦,目光矍烁,常穿浅色的衣裳,无时无刻不给人清爽干净感。

第一次上他的课,他叫的第一个答题的学生就是我,他用一双溢满慈详的眼看着我:好巧, 我也单名一个‘亮’字。

嗯,好巧。

好巧,我们都是单名“亮”;好巧,我是那么的喜欢语文这个学科;好巧,他上班的路就是我上学的路。

上学的路上,在他有早班的那几天,我常会躲在他必经的路上,算着他出现在时间,眼见他来了,就装出着急上学的样子,飞奔好长一段路,然后一回头:老师,好巧。

老师每次都显现出惊讶,然后高兴的说:别跑了,上来吧。

于是,有无数个日子,我就借着“好巧”这个字眼,轻松的跳上了老师的自行车。不是喜欢坐自行车,而是喜欢坐在车上的感觉,有同学的羡慕,有虚荣心的满足,但更多的是有聊天的快乐。有一次,经过一个做“白事”的人家,我问:老师,为什么人死了,又叫做白喜事呢?

老师笑了笑,说我这个问题问得很好。然后道:人都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顺天应命,乐生正死,活着好好活,走了好好送。

我盯着老师的脊背,虽然听不太懂,但“活着好好活,走了好好送”就这么一直刻在了我的脑海里。记得,我28岁那年,生了场大病,在别人都在为我的病情唏嘘时,我却想着老师说的话,冷静的走上了手术台,没有丝毫对死亡的恐惧。现在想来,关于人的生死观,中学时代,我的老师就已经给我上了很重要的一课。

读初三那一年的冬天,下了好几场大雪。每一场雪都把路封得严严实实,年轻顽皮的我们踩着雪上学,还能踩出节奏感、音律感。老师呢,还是骑着他的自行车,小心翼翼,慢慢悠悠的,我自然不会不懂事到还去坐他的车,遇到了就跟着他的车一路小跑,随便聊着。若只是下雪,路还是蛮松软的,但若是雪凝成冰,天气又一直阴冷,路面就会特别滑,一不小心就会摔跟头。我就眼见着老师从车上摔到了路旁的沟里,沟里水不深,又结了冰,老师硬生生滚了两滚,爬起来,慌乱的向四周望了望,或许是没见着有学生,松了口气,然后才去拍身上的雪渣。我很奇怪,我当时就躲在一间茅厕旁(上学路上会有一些农家小茅厕,公用的),却没有冲出去,调皮的道一声:老师,好巧。

快毕业时,老师把他摔跤的事说与我们听,然后说:人啊,总会有犯囧的时候,我当时最不希望的是学生看到我的狼狈样。但时间又总能将记忆写淡,我现在又能很轻松的和你们聊当时的情景了。所以,今后的人生路上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所有的风雨都会成为过去’。而从另一个角度,遇事,看破不说破,也是人生的一大智慧。这一点,我们的丁同学做得很好。

那一刻,我看着老师白皙的脸,看着他一眼的慈爱,原来老师什么都知道,只是一直在装傻。想到这,又想着几个月后的分离,一时语塞。或许,我当时应该站起来,再说一声:老师,好巧!

现在,每每经过那条上学时走的路,我都会说:这是我和我的胡老师一起走了很多次的路。

 

(三)原来你也喜欢啊

女生的爱情往往从中学时代就开始了。或许从一次考试的较量中暗自滋长,或许在一次打架中默然升华,又或许藏在一张不敢署名的小纸片里。

有一段时间,我很喜欢我们的班长,只因那一场雪仗。当时别班的男生欺负我们,朝我们使劲的扔雪球,一个比一个大,砸得几个女生都哭了。班长见了,飞奔过来与我们并肩作战,还嚷着:我叫你们欺负我们班的女生。我和他并肩作战,任雪球在天空开着花儿,雪花里,他的脸,像太阳,别样的情感就这么产生了。不过那个年代的我们还是很保守的,哪怕内心欢喜,面上还是会表现出各种的不在意。我就特别喜欢怼他,喜欢拿各种题目去刁难他,只要他没做对,就会在他面前各种得瑟。

毕业的前一天,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将自己的小心思告诉他,还在准备送给他的日记本里夹上了一张纸条儿,写着“但愿能长久,千里共婵娟”。不过,在递给他的那一刻,又慌乱的取了出来……

若干年后的一场大雪里,我们相聚了,他依旧像太阳。我装作不在意的说起这件往事,他惊讶道:原来你也喜欢我啊,那你还一直怼我?就那么坦然一笑,时光仿佛就停在了美好的纯纯的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纯纯的未说破的爱情是美好,不可忘却的,它伴随着少年的我们。成年后,我们又会遇到很多很多的情爱。可能只是一场偶遇就会铺开爱的画卷。

你去想象一下,漫天大雪里,你急着上车,一回头,就有那么一个熟悉的人朝你微微一笑。那是什么样的感受?这么大的城,这么少有行人的街,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的两个人,就这么遇见,还能温暖的道一声:你好啊。

“你好啊”。不早不晚,于是有一种叫心动的东西就这么漫上心头。然后电话联系,然后一起吃饭,然后一起看电影,然后一起做很多很多志趣相投的事。虽然未必会在一起,但这种喜欢的感觉足以为成长的心填上幸福的因子。

成长路上,因为“原来你也喜欢”就有了爱情,又因为“原来你也喜欢”就有了志趣相投的盟友。

原以为自己是这个城里的“孤本”,直到遇见,才发现,我们都不是孤立的存在。某一天,在一个不被理解的时间段:深夜、清晨、风雨中、大雪里,遇到一个人,一回头,惊叹:原来你也喜欢啊!于是两个相识却不相知的人,就这么有了共鸣,成了志趣相投,结伴而行的朋友,这类朋友与年龄和性别都无关。

因为喜欢,喜欢到极致,你的身上就有了标签。只要一放假,朋友们就会问:你们会去哪?他们知道,你是闲不住的人;只要看到美景,朋友们就会打电话说:我跟你说,这儿真的特别美。虽然他们不一定说得出哪儿美,但我知道,那儿一定是美的;现在,只要下雪,就会有人问:你去拍了吧,虽然我在火炉旁,但我知道你一定会出去。

我曾暗叹这些给我或我们帖标签的人,暗叹他们在生活中只敢想,不敢行动,现在开始明白:有些人说羡慕未必是真的羡慕;有些人说喜欢,未必是真的喜欢。他们只是出于友善的说你一声好,以这种方式去认可你的生活。对于这些人,我们自然是要领下这份情义的。虽然他们不是共同说那一句“原来你也喜欢”的人。

就这样一路成长,我们不得不承认,青年时代拼命想打开的圈子随着中年的到来,就开始缩小到只剩下那么几个——原来你也喜欢啊!

 

年年飞雪,岁岁思人。南方的雪不常见,不浓酽,但每一朵雪花都必定写满了故事。喜欢在这样的下雪天,去温成长的故事。再将所有的故事放在时间里酝酿,待来年雪暖,再继续温一壶酒,言欢。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