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南洲诗词

南洲诗词2016年第三期(卷首语)

2018年04月10日 浏览量:173 来源: 作者:

卷首语

小城如诗

彭 静

这是个小城,是洞庭湖淤积的一块泽园,河道蜿蜒出一幅秀丽的江南美景。早在孩提时,我就认定这片家园,就是江南,诗一样的江南。

我是江南的孩子,赤脚走过的堤埂,沿河野生的碗豆花,暮林间的晚霞,河水清澈见底,水面飘动着透明的水母,放学归家的我总会偷着乐在这沱江的水域边。

小城没有琉璃雕栏古色古香的建筑,却有沉积历史千年的文化底蕴。赤松亭的涛声已远逝,涂家台这些新石器时代古遗址上万物欣然。

近百年南县却风雨不断,1943年日军屠杀我厂窖三万同胞,制造了日军侵华史上惨绝人寰的第二大惨案“南县厂窖惨案”。

20世纪末,洪水涛涛,三峡大坝未建好之前,我曾从长江的8次洪峰中颠簸而过。

两次大的洪涝灾害,因工作之故,我曾亲历那片渍地,写了一首《水之精灵》:鱼儿游弋着屋顶,妈妈呼唤着她的牛羊,青青的稻草啊,她就这样睡在水的中央……没有婉丽的词句,用真实的文字记录下了小城沧桑的一幕。

三峡大坝修筑完毕,长江中下游的城市从洪水的梦魇中醒过来,不再有那不眠的防堤之夜,人民真正可以安居乐业,在这片土壤里辛勤耕耘,收割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小城是个农业县,主产水稻与棉花、芋麻、油菜等农作物。古人云:乃粒第一,便是其中的稻了。目前稻产量俱增,功高万世的袁隆平科学家,使这座小城受益菲浅。

丰硕的稻米,南洲大曲酒酿出醇香,与水井坊金樽入万家,醉了天下人。

陈克明面业,面粉优湛,雪白的面条,花样频频,煮而清爽,食而味佳,那些异地他乡的游子,临别时鼓鼓的行囊里何时又少得了它?

小城没有重工业,因此亦没有污染源。只有那一望无际的绿,掩映着大大小小的湖泊。盛产驰名的中华鳖、南县草龟、南县小龙虾等绿色食品。

小城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段德昌烈士是毛泽东钦定的全国第一号烈士令的将军。陵园历经改造,樟叶盎然,小湖荡漾,柑橘飘香,英魂长眠于绿意深深的家园。

夕照林间,百鸟归窠。徜徉秋日的家园,千百次迂回的小径,高楼矗立间,即使枯叶零落的残秋,那份绿意依然动人心魄。

野有蔓草,零露溥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水塘边蔓草芳芳,佳丽飘然。小城仿若一位美人,一身婀娜的旗袍,婷婷的模样,正散发着绿色的妖魅,嫣然立世。

小城,江南。曾记否,烟雨暮霭,远水孤云,乱花飞絮里我那飘扬的诗行。

(作者系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