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清明去疏河看旦昇 益阳 夏训武

2018年04月08日 浏览量:248 来源: 作者: 夏训武

 

2018年的清明,旦昇不在益阳,也不在长沙,更不在武汉,而是一意孤行,非要去南县。去南县中鱼口镇,一个叫育红的小村子,他说我们那个地方好,做梦都想回,是他丢胞衣罐子的地方,是他一生心血之作,长篇小说《白吟浪》的原型地。那里有一条河,河里出黑壳鲫鱼,乌龟王八。那条河的周边,还生长稻米,棉花,五谷杂粮,那里发生过的好多故事,后来都被旦昇写进小说里。那条河叫疏河。旦昇是喝那里的水长大的。旦昇在向外人描述疏河时,老是会神采飞扬地说那一句老话:站在河边,弯腰捧起一口水,往口里一灌,我的崽呀,浸甜的!

没有疏河,我敢断言,不会有必将流芳的《白吟浪》,更不会有敢恨敢爱的曹旦昇。同是南县人,从现今依稀可见的疏河流向,再看疏河,疏河截断得几乎不像条河。过去完整的疏河,流经原游港乡、下柴市乡、再入三仙湖镇疏河机埠。旦昇的老家,该是处河的源头。只可惜因上世纪70年代,南县万人开凿南茅运河,而在现今红旗桥南走一公里处,将其腰斩,嘎然中止。

关于疏河的印象,我是极少受旦昇小说夸张,左右的。我虽比旦昇小去一轮,但儿时对疏河还是有极深的印象,因为我出生在疏河的下游。记忆中的疏河,岸芷汀兰,清水绿荷,菱红藕白,鱼跃水欢,加上两岸的垂柳,河两边金黄的稻、雪白的棉、碧绿的草……哪样哪样不是大自然的恩赐,饥饿时救命的天物。至于旦昇笔下疏河的花船、渔姑,应该只能说是,像旦昇这等风流文人的杜撰 。但需要说明的是,若干年前的疏河也并非清净之地,卖醉偷欢之事肯定存在,要不然,那些驾船打渔闯洞庭、如骚牯牛一样的单身男人,喝得性上时,不也得找个发泄寻乐的去处啊。以旦昇的歪歪肠子,指定不会反对那种不正之风的存在。因为旦昇本是性情中人!旦昇与女人,我不想在此多说。凡兄弟,都懂的。

旦昇爱酒,人所共知。他说他最爱喝的是谷洒,那是因为,南县的谷酒,是用洞庭湖水酿造的。而旦昇喝的酒,则绝对是用疏河水熬酿出来的。疏河的水,酿过好多酒,醉倒过好多英雄好汉,养过好多像旦昇一样性情的男人,而唯独,出了一个像旦昇这样极具个性的文人,视酒如命一样的男人。旦昇在益阳泛泛好多的酒友中,我该算是他最铁的一个。只要他想喝,他会主动邀约我,人多人少,只要有酒,他就来劲,很少拒绝,从不斯文。半斤左右的量,他一天可以喝三餐,甚至外加霄夜再来点。我与旦昇认识二十年,一起喝了二十年,印象中的旦昇虽好酒,且贪杯,也好色,但少醉。喝得高兴处,最多只是骂骂娘,或说笑点关于女人们情事,而很少谈小说。当然,扯来扯去,又会扯回南县,扯回疏河,扯回洞庭湖吃白米饭的地方……动情处,说不定还会号啕大哭一场。他说,不管是工作在益阳,还是客居在长沙,抑或是在汉口求学时,喝着喝着酒,就会有一种冲动,正如他在小说《白吟浪》扉页上所写的——走,到洞庭湖吃白米饭去!

和旦昇喝酒聊天时,除了喝酒说女人谈小说。我们还会讨论退休了,赋闲了,会去哪里的话题。我说我会回南县乡下,造一座简单的房子,面朝沱江,背靠疏河,看湖水水起水落,闻洞庭四季芳香,约儿时的乡友喝酒打麻将吹牛皮,有一书房读书习字写小说,打发夕阳西下的时光。这时的旦昇,就会拍案而起。他会说一千个赞成。他说这话时,会拍着胸脯,赌咒发誓,说:除了南县,哪里也不去,不作数的,是猪脚子日的。大作家骂点痞话,这就是本真的曹旦昇。旦昇常说,益阳住久了,乏味。长沙才几年,举目无亲。而遥远的武汉,尽管有他的宝贝女儿,但女儿女婿一家一当,自己老了,去了会碍手碍脚,不放肆。最好的选择,还是回南县,回疏河。

回疏河是旦昇终极的梦想,他喜欢上下邻居忠厚的乡人,那里没有钩心斗角,利益纷争。他喜欢城里难得喝到的谷酒,没有假冒伪劣,喝得地道。他喜欢疏河里永不绝灭的鱼虾,是他下酒的美味佳肴,百吃不厌。他更喜欢至今还在疏河水上的打渔船,以及生息在疏河岸上水灵灵的女人们……旦昇一生离不开酒,也离不开女人,更离不开小说。没有谁能计算,旦昇一生究竟喝了好多酒。沒有谁想得到,旦昇一生有过好多女人。但熟悉旦昇的人,都晓得旦昇生命里、骨子里,是多么地痴迷着他最爱的小说,最爱的洞庭,最爱的疏河……

今年清明去疏河看旦昇。眼前的疏河,真的很难寻觅到旦昇笔下的那怕一点点踪影。旦昇梦中的疏河,还像个什么样子?!看不到流水,听不见浪声。只有河两岸,青草丛丛,仿佛在告诉客人,疏河依旧还在,季节不失春天。其实,如今的疏河,早已是一条丑陋的哑河。连湖乡遍地的油菜花,也开得不是原来的那个味道了。

今年的清明,是个雨天,我和兄弟小平,相约去疏河看旦昇时,车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找到一座新坟,碑文上写着:曹旦昇之墓。由南县谢瑞文先生题写。墓地还是那句原话——走,到洞庭湖吃白米饭去!

站立墓前,敬酒焚香,看见风雨中的旦昇,依旧玩世不恭的样子,不经意间,我和小平竟泪流满面……所幸,旦昇少年从疏河走出,去县城,去武汉,去益阳,去长沙。旦昇终又回到了疏河。再也不会离疏河远去。尘埃落定。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