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跨越南北两个半球的生死绝恋 山东 李雷

2018年03月27日 浏览量:229 来源: 作者: 李雷

在克罗地亚,一个叫斯拉沃罗德的小镇子,因气候宜人,山清水秀,吸引了很多鸟类栖息。有一种叫白歡的候鸟,每年春天,都会成群结队飞来这里。当地人也早已习惯与这些漂亮的鸟儿和谐共处。

1993年的一天,53岁的独居摄影师斯捷潘,正在收拾自家的院落。突然,门外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斯捷潘出门查看究竟:一只痛苦的雌性白鹳正在地上无力地扑闪着翅膀,她的羽毛上浸满了血迹。这是一只被猎枪打落下来的白鹳,看着快要死去的白歡,斯捷潘心生怜意,将其带回了家。

在斯捷潘悉心照料下,这只雌性白歡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可由于翅膀重伤,不能远途飞行。这意味着她再也不能和她的兄弟姐妹们一起,迁徙到温暖的南方了。善良的斯捷潘便在家中阁楼上为她搭建了一个精致又结实的窝,让她安心地生活。每当寒冷的冬季来临,老人也会把白歡接到自己的房间里取暖。

这天,斯捷潘望着雌白鹳优雅修长的颈,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传说有一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叫玛莲娜,于是给她取名:玛莲娜。可是,因为无法飞行,玛莲娜总是很忧郁看着远方,看着成群结队的鸟儿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见此情形,斯捷潘便会将玛莲娜抱在怀中,开车带她到一片广阔无垠的大草地,遥望玛莲娜曾经的故乡。一个人,一只鹳,就这样相互依存了8年的快乐时光。

2001年的一天,斯捷潘将刚抓的鱼带上阁楼,打算给玛莲娜作餐,却突然发现,窝里竟然多了一位“不速之客”。那是一只无比英武高大的雄性白鹳,在玛莲娜身边,小心翼翼地跟随。而玛莲娜也时不时地回头与这位“不速之客”交颈缠绵。两影疏疏,相对成双。显而易见,玛莲娜坠入爱河了。

这一场景,触动了斯捷潘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他不忍心去打扰他们,于是便轻轻地放下了鱼,又轻轻地走下了楼。对这个“女婿”,斯捷潘很快便接受了,并为他取名大K。这么多年,斯捷潘一直把玛莲娜当女儿养,他幸福地以为是自己心爱的女儿,找到了一生的归宿。雄白鹳大K就这样住进了斯捷潘的家中。大K也很有爱,每天都会捕食鱼儿带给玛丽娜吃,除此之外,两鸟就腻腻歪歪,形影不离地黏在一起。

不久,玛莲娜怀孕了,大K满眼含情地望着爱妻,似乎在说:老婆你真棒。大K更加卖力,每天飞好几次,给怀孕的玛莲娜叼吃的。甜蜜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从夏至到夏末,一群小白鹳破壳而出。虽然每天的投喂任务加重了,但是斯捷潘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可爱繁衍生息,非常非常地开心和幸福。

2)

大K,也沉浸在初为父亲的喜悦中。每天天不亮,大K去小河里把腹部羽毛弄得透湿,然后飞回来蹲在巢上,原来是使用这种方法给鸟巢降温。忽然间小鸟抬起头来,张开嘴对着大K透湿的羽毛开始了吸吮。原来用这种办法给小鸟喂水。每次大K喂过小鸟后,并不是立即飞走去觅食,而是在小鸟吞咽后仍然注视着它,这时小鸟就乖乖的厥起小屁股排便,刚出一半大K就伸口叨住,并顺势拉出来,然后就衔着飞走了。

有一次,一只大杜鹃扑到了巢上,毫不迟疑的伸嘴就叨起了一只雏鸟,小鸟痛苦地挣扎着。在这危急关头,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大K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来,直奔大杜鹃而去。原来大K离巢后根本没有远去,就在一旁站岗。在大K猛烈攻击和高声尖叫的驱赶下,大杜鹃做贼心虚,松开口小鸟掉进了巢中,转身灰溜溜地飞走了。

这一幕把斯捷潘惊得目瞪口呆,眼睛湿润。很快也被他摄入了镜头中。从此之后,大K更加努力,不仅悉心照料爱妻和小宝宝,还外出叼回更多的鱼。玛莲娜和大K就这样开心地度过了春天和夏天。又一阵秋风起,随着气温下降,很多白鹤成群结队地离开了小镇向南方飞去。这让斯捷潘非常担心,迁徙,是白鹳的习性,玛莲娜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数千公里的奔波,但大K,会离开吗?这一担心,最终成真。

这天清晨,熟睡中的斯捷潘突然被一阵哀嚎惊醒。玛莲娜,你怎么了?焦急的斯捷潘赶紧冲上屋顶,他看见玛莲娜伤心地扑扇着残翅,孩子们在窝里乱作一团,而大K却早已不见踪影。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两个月……寒冬都已经来了,瑞雪飘零在小镇上,玛莲娜每日暗自神伤,斯捷潘终于明白,他曾经信任的“女婿大K”,竟然是个渣男、负心汉!

看着可怜的玛莲娜不停地哀鸣,斯捷潘心疼地抱在怀里,气愤地说:“傻玛莲娜,忘了他,他不会再回来了。如果他还敢回来,我打断他的翅膀,赶他出门,永远不会让他再伤害你。”为了不让玛莲娜太难过,斯捷潘给玛莲娜播放了以前拍摄的她和大K、以及孩子们在一起的纪录片,以解她的相思之情。除此之外,斯捷潘像之前一样,每天好鱼好虾地伺候着,还时不时地开车带着玛莲娜出去兜风散心,让她尽可能地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忘却烦恼。

一个漫长的冬天,对于玛莲娜来说,可以长过一整个世纪,但令斯捷潘惊讶的是,第二年春天,大地还未完全覆盖绿意,冰雪还未完全消融之时,当早晨的第一抹暖阳,照耀在玛莲娜纯洁而残缺的翅膀上时,大K便及时地赶了回来。

那天斯捷潘上阁楼准备给玛莲娜修整小窝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远方的天空上,扑闪着翅膀飞来的,正是赶了一整个冬季的大K。

这对夫妻鸟见面后,双方同时将头围成一个心形,静静地依偎在一起,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仿佛听见大K说:“亲爱的玛莲娜,你无法飞翔,但我许你一份不变的爱,一份永恒的坚持,对于不辞而别,我向你道歉。”玛莲娜也动情地说:”亲爱的大K,瞧,孩子们已经长大了,你不用担心……来,我给你说说斯捷潘的故事。让我们一起感谢他,他待我如亲生女儿一样。”

斯捷潘原本还对大K的离去心有芥蒂,这下看他回来,看到此情此景,完全没了恨意,心就在瞬间被融化。他赶快去抓了几尾鱼为长途跋涉的大K接风。可大K不吃,执意用嘴叼着鱼,喂给玛莲娜。

斯捷潘在网上查了资料才得知,冬去春归,体内的磁场指引着这些候鸟的航向,本能的驱使,让鸟儿在严冬到来之前,飞去更为适合生存的地方。也只有这样,鸟类才能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中得以繁衍生息。大K自然无法对抗自己作为候鸟的本能。原来,大K不是“渣男,负心汉”,是自己误会了这个“女婿”。

3)

大K通常会在每年3月同一天同一时间飞回玛莲娜的身边,但有一年它迟到了6天。期间另一只雄白鹳飞来企图追求玛莲娜,但玛莲娜果断将其赶走,一心等待大K归来。大K仍是在落叶飘尽的最后一刻离开,而玛莲娜常常在屋顶眺望着远方,她知道,早春来临,她的大K总是第一个飞到小镇的。大K回来后,夫妇俩数小时形影不离地缠绵。

没有人知道大K在空中飞来飞去的过程中,是如何排解孤独的;更没有人知道他如何躲避天敌和各种危险的。人们只是知道,他从南非起飞,飞过了索马利亚半岛、西奈半岛、伊拉克沙漠,再一路飞回克罗地亚。而接下来的很多年里,同样的情节年复一年地上演着。每年秋末,大K离开玛莲娜飞往南非。每年3月初,大K准时归来。这一来一回,就是16000多公里的路程,跨越了两个大陆,也跨越了两个半球。

当然,也有人曾经怀疑过大K的忠诚,也有人担心过他的安危。然而,大K从来都没有让关心他的人失望。他总能在亲人盼望中回归!这对鸟儿,每年都要经历整一季的异地恋,加上大K往返时间,几乎是分隔半年之久。

据统计,世界上最长寿的白歡,也不过活到39岁,这意味大K的一生,有一半时间飞向他生命的另一半,飞向他的爱人。因为,这里有他美丽的西西里岛上的传说——玛莲娜。一旦放弃,就意味着死亡,意味着永远见不到自己的爱人。

跨过高山和大海,躲过暴风雨,越过凄厉的黑夜,顶着烈日的暴晒,冒着旅途中各种不确定的风险,只为赶回来见你。相隔数万公里,也要回来与你相聚。这或许就是在天愿作比翼鸟最美的诠释。

小城的居民在得知这个动人的爱情故事后,每到春季,都跟玛莲娜一样,翘首期盼大K的归来。这也成了小城一项必不可少的仪式。斯捷潘和这对爱情鸟的故事也很快被当地煤体所报道。对于爱情,人们常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可一辈子那么长,生活变数那么多,有谁敢保证从一而终,陪你走下去的还是最初那个人。鸟儿,尚且有这样的痴情,人间,怎会没有忠贞不渝的爱情?

“如果你爱了,请一定相信,一定坚持,在身旁默默支持你,在远方静静地等着你的人,经历寒冬后,爱一定会如期而至并长相厮守。”——斯捷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