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读 春 南县 陈立志

2018年03月27日 浏览量:194 来源: 作者: 陈立志

春诵夏弦,秋学冬读。在我的印象里,春天的微笑矜持了半个世纪。生命的年轮即将步入知天命的门帘,三月的春风乍起,一如历经艰辛的苗苗在电话那一头欢呼的声音:爸爸,我已经通过了高中教师资格证的考试……麻木的心情悄然些许苏醒,惯性沉闷的春天似乎一下子生动了起来。我一改宅居的陋习,走向郊外、走向旷野,去寻找春光的影子,去聆听春潮的声音,去感受春天的气息——用心去朗诵2018年这一个生动的春天。

春天是一首诗,是一个古老又时髦的话题,千古名句比比皆是。以我的文化底蕴去涉及这个话题,是无法读懂春天的。我只能以春天去寄托一些肤浅的、直接的遐想。

二月的“剪刀”裁开尘封的往事。沿着记忆的清溪,光着脚丫,踏着清澈的水流而上;绿砌苔香,红桥水暖,宛如心底那也曾有过的一丝温柔。潺潺流淌的清流,拍击着故土藕池江畔泥土的芳香,柔化成寂寞幽谷中悦耳琴音,承载着岁月的欢歌愁乐,蜿蜒到不知的尽头……

新世纪的第一个兔年霪霏阴霾的春天里,经历了命运长河激起的惊涛骇浪。原本该被流水带走的我,却在刹那被一双小手从死神那里一把抢夺了回来。遍体鳞伤的灵魂,“绕树三匝,何枝可依”。是春天的光芒呵护了希望的火苗,让我无暇去缠绵呜咽。心随笔动,我写下一首小诗《早春》:从那海的方向飘来的寒流/聚成了雪与霜的凛冽/肆虐地蹂躏着/我裹着唯一 单薄衣裳/瑟瑟的躯干 蹒跚着/幸运地找到了那丝冥冥之中的信念/玻璃窗外那棵松柏向阳一面的枝叶上/一只麻雀眨巴着狡黠的小眼睛 告诉我/知道么 冬天已经过去。

在后来的微博里,我以一篇《春天里的“倒春寒”》的小文,把自己灰暗低沉的心境一露无遗:……记忆中的倒春寒,应该不是雪上加霜的同义词……常常,我在违心地想,什么时候,我不再延续我这绵羊般的生活方式,不再用可怜的双角去抵触这人世间的形形色色——从未体会过天道酬勤的真实性;可怜的双角被现实生活磨得支离破碎。

花开花谢,岁月破茧。春雨如酥,和风轻拂,馨香溢满了岁月潺潺清流。

半世飘零,倦鸟归巢。漫步在春天的世界里,奢侈地幻想着一个清新活泼鲜嫩的春天正向我的心扉走来。抬头远眺,嫩绿朦胧的春色更多像是在酝酿之中,若有若无,若聚若散……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