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南洲诗词

南洲诗词2016年第一期——湿地文化

2017年12月12日 浏览量:472 来源: 作者:

湿地文化

 

 

刘庆安

再访南洲

    退休之前,因工作需要,多次造访南县。南洲风光,令人陶醉。曾作小诗记之。丙申将近,再次造访南洲,颇生感慨。赋七律二首以抒余意。

(一)

湖乡风物忆南洲,数十年来几度游。

稻稔鳞肥渔唱远,荷红芰嫩野凫浮。

园林肃穆将军像,厂窖深沈血泪仇。

蔚起人文多俊杰,诗廊画卷不胜收。

(二)

掐指频频数日程,南洲访友听嘤鸣。

当年耆老擎吟帜,今日贤人续旧盟。

俊彦盈庭承杜李,群芳争艳竞峥嵘。

诸君携手开新局,待看诗乡享盛名。

    注:将军:指红军著名将领段德昌。深沈:极深。李白诗:“深沈百丈洞海底,哪知不有蛟龙蟠。”

 

刘金榜

随庆安,江山二君访南洲次庆安兄《再访南洲》韵

(一)

轻车一路下南洲,百里平川慢慢游。

五圣宫中钟磬起,三仙湖上鹭鸥浮。

横刀策马将军影,刻骨铭心厂窖仇。

梦里风光今已现,人情物是一囊收。

 

(二)

益水南洲百里程,诗坛耆老抚嘤鸣。

旧瓶新酒干家赋,雅韵乡音卅载盟。

不与小桃争艳丽,偏和大浪竞峥嵘。

席中尽是知心话,莫使粮川负盛名。

 

彭佑明

定风波慢·勒马山

    往君山、水阔崖高,路途荆棘叠叠。一杆旌旗,飘扬队首,上字书成“岳”。马嘶鸣,步停歇。眺望茫茫道需掘,穿越。鸟惊起飞去,声迴影绝。     老人煮鱼鳖。端浊酒、只把光阴别。帅亲临、拱手胸前揖问,峰岭名何者?见随和,已猜觉。湖畔荒山自然崛,原野。勒缰停马,春秋方写。

 

汉宫春·萧城遗址

    处处高楼,是繁荣一片,好座新城。公园客游梭织,笑脸盈盈。先驱铜像,立巍然、栩栩如生。此绝景、两千载后,已无泥路茅棚。     澧水流经北侧,倚方台建市,湖注南泓。势依要冲险地,扼守刀兵。亭悠沙赤,捉任约、平叛功成。谁料想、桑田沧海,洞庭花鼓声声。

 

夺锦标·南茅运河

    百里长河,银波闪耀,队队机船来往。动脉一条南北,寒暑清清,涌行流淌。看南茅双线,尽人车、笑盈通畅。岸沿边、乐业安居,美景村村同享。     谁料疏溪变样。水曲山低,起伏岗峦凭望。野畔房烟稠叠,秋月春风,茭荇轻漾。有留连十景,任随咏、殊多酬唱。卌年前、茧手红旗,竞赛挖挑开创。

 

喜迁莺慢·浪拔湖

    洞庭腹地,有狼跋此湖,神形备致。耕种开田,人烟集聚,庄户围洲相继。香芷幽兰荷曳,逐渐春秋储利。村繁衍、赖风调雨顺,享天福祉。     南宋年以至,拔剑浪平,盛名初由始。日月轮回,河山巨变,物是人非均易。督学巡临启教,彭、贺军权挥帜。俱往矣、正全新面貌,万分美丽。

 

玉蝴蝶慢·洪沾庙

    西岸边沙洲畔,巍峨大殿,耸自湖沿。瓦盖琉璃,墙壁高砌青砖。亭檐上、雕龙画凤;廊柱立、怪兽威严。拜心虔。梵音梁绕,香火长燃。

手间。牧羊女信,跋山涉水,日夜飞传。秉报龙君,解救公主出深渊。谢乡里、风调雨顺;感真情、智结姻缘。福洪沾。     千秋万代,供奉时鲜。   

             

解花语·光复湖

    红花碧叶,覆盖连天,荷乡好风景。蝶蜂舞幸。釆莲去、穿过丛中无影。调歌飞迸。笑声起、旋龙绕凤。黄鸭船、浮缓而来,靓帅多相称。

    玩赏同游尽兴。袋满青蓬鼓,蕊斜香冷。岸边停定。一枝献、花面生生两映。眼睛火炯。心深处、意浓情猛。待那时、掀起盖头,忆此姻缘永。

 

过秦楼·等伴洲

洲渚湖西,浪翻天际,洞庭塘汛茫茫。水阔波连涌,过往舟船伴,岂敢单帮。石壁起涛旁,架洪炉、铁液红浆。贯高台一体,帆桨停靠,环缆犹钢。     耸仙官寺桅明灯照,商旅均称便,随泊随航。聊李蘅黄桔,惠子孙后代,衣食无妨。纵呑吐雄关,白云悠,倒映流光。是桑田沧海,日月如梭,过秦楼乡。

 

 

水调歌头·天心湖

    千里湖光渺,双桨动天心。风帆高挂,上下相映望无垠。岸畔葱葱翠黛,反衬粼粼波浪,云朵洁如银。鸟翅随空阔,胸意任情亲。     帝釆铜,铸之鼎,渡仙津。谁知真假?实也虚也且谈听。呑纳百川盈盛,清浊两边分显,浩浩古同今。满目芦花白,几抹晚霞金。

    注:天心湖,又名天星湖,在南县西南50公里处。《史记?封禅书》载:黄帝采首山铜,铸鼎于荆山下。又:旧传轩辕在湖畔看灶山铸大铜鼎,洞庭王爷派龙移鼎于湖中,帝禅坐鼎乘龙直达天心为仙。此湖故名天心湖。

 

渡江云·茅草街

     彩虹平地起,串通四水,飞架向南伸。尽往来车辆,电掣风驰,路不见灰尘。物流畅快,百业旺、致富祛贫。轮渡息、码头深港,船队破浪奔。     城新。长街横纵,满目玲瑯,俱繁华似锦。小楼阁、多方式样,布满河滨。一团旭日东升跃,示范镇、纱笼清晨。迎笑脸、家家温暖如春。

 

六州歌头·南县堤垸

    巴丘西岸,沼泽渐村烟。高岗上,林莽莽,鸟声喧,径花鲜。长乐里门户,扩原野,披星月,收五谷,栽畦菜,兽禽欢。湖水滔滔,日照江河渺,白浪冲天。上游泥沙下,沧海淹桑田。峰岭蝉怜,户移迁。

砍山中树,弹木线,精造件,作龙船。撒渔网,捞腥货,换银钱,饱三餐。生活千秋过,滩涂露,挽堤沿。淤洲显,频围塞,垸相连。沃土银棉金稻,鱼虾盛,富饶无边。看南洲百里,壮美画图镌,都像神仙。   

  

苏武慢·厂窖

    绕水围洲,冲潭为窖,十里岛形安卧。波流楫便,公路车通,络绎客游常愕。碑耸九霄庄严,手捧黄花,弯腰礼过。进重开场馆,细看新展,泪奔飞落。     寇杀戮、鲜血成河,尸横遍野,日夜奸淫抢掠。难民集聚,到处沦亡,谁料命归天国。三万冤魂,再无故里亲人,四方飘泊。烙心扉国耻,开创崭新生活。

 

涂光明

石牛传奇

(故事)

在南县县城东郊河畔,有一座用花岗岩条石砌成的矶头,当地人称为石矶头。一头石牛雄踞于矶头之上。两眼炯炯有神,审视着江河的变化。那副憨态,那份执着,常常引起人们对他的猜想。说到他的由来,确有一段传奇。

中国古代思想家、哲学家老子,洞察世间万物,写下著名的《道德经》。这部著作流传于五洲四海,供人们欣赏、领悟,凡得道者无不享受幸福和快乐。而老子本人终生修炼,最后则成为天界的太上老君。他炼丹修行之余,也常到人间走走,看沦桑巨变,观道众德行。

那一日,老君骑着青牛,驾着祥云,来至洞庭湖北隅。只见洲滩上建有一处道观,门檐下写有赤松亭三个大字。亭内香烟缭绕,拜谒者络绎不绝,香火极为旺盛。老子见了十分高兴。心想,这里的人们,生长在一马平川的水乡,心胸开阔,乃可教化之民也。赤松子隐于此布道传经,实为善举。

赤松亭紧靠一条大江,名曰藕池河,绵绵向东流去。老君不想去打搅赤松子,即骑着青牛向下游而走。在离赤松亭千余丈处,只见江水滔滔,激流奔涌,临江大堤岌岌可危。老君观水之际,赤松子急匆匆赶了过来。见了老君深施一礼,忙问大仙到此,为何不去观内歇歇脚。老君忙说,你那里讲道兴致正浓,我也没想去打搅。只是这眼前洪流湍急,江堤摇摇欲坠。若是溃决,老百姓性命难保,这该如何是好。你这坐镇一方的神仙,也该管管才是。

赤松子忙解释说,眼前这段河堤正处于大河的转弯处。上游的流水向下滚滚而来,借着水力,直冲这个弯道,因此格外险峻。加上洞庭湖一只鳖精来到这条河里,盯住大堤拐弯处这一弱点,常常兴风作浪。借着水势,冲破大堤,闯进垸内,专食老百姓的鸡鸭猪羊等禽畜,弄得人们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这些年几乎年年溃垸,老百姓惨啊!

老君又问,你赤松子享受黎民的香火,为什么不帮老百姓治理水害,铲除水怪呢?

赤松子满腹委屈,他说,自己根本打不过那只鳖精。要是能移得一座小山置于大河弯道处,则堤垸安稳了。大仙何不用仙法,移山一座,造福于民呢?

老君一笑,看来你赤松子对《道德经》也没学透。这自然间万物只可顺,不可逆。就像这条河,可将激流顺势改一下道,却不可将大河堵死。你只要在这急弯处填些石块,做个矶头,流水到此自然顺势向下游主航道而去,那岂不是顺其自然吗?赤松子听了连连点头。

接着,老君又对青牛说,你过去也曾偷偷下凡,干过一些错事。今天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留在此处,铲除妖怪,帮助百姓治理水害。功成之后,再回天庭。说罢,告别赤松子和青牛飞天而去。

赤松子邀青牛去观内歇息,青牛谢绝了他的好意。这青牛得道之前,在湖滨草地自由散漫惯了的,今有如此好的机会,还去什么道观哩。赤松子也不强邀,自回道观去了。

却说青牛本次是奉了老君之命,再不敢在凡间撒野。他独立在河边,来回走动观察。心想,要治服那只鳖精倒也不难。想当年自己偷偷下凡,要不是碰上孙悟空,谁还奈何得了牛爷。如今一个小小鳖精又算得了什么。但要动员老百姓治理河道,可是要费些功夫的。因为自己生来的牛脾气,说话苯嘴拙舌的。不过,事已至此,别无他法,只能先将牛话换成人话,去造化黎民。

这青牛也是半仙之体。他摇身一变,就成了一位教书先生。手捧一本《道德经》,挨家挨户讲读。百姓们虽然对“道可道,非常道”之类听不太懂,但见这位先生和蔼可亲,有问必答,倒也爱听他的讲解。特别是他讲的要顺应天意,遵守自然规律的道理,人们顿觉心胸开朗。对于这位先生修建矶头的建议,也是个个赞同。加之赤松子遥相呼应,要人们积善行德,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尽快把石矶修好,将大堤加固。这一来,当地百姓都行动起来,一齐动手整治堤防。

时光易逝。经过几个秋冬的搬石运土,艰难整建,终于在大河弯道处垒起了一座坚固的石矶头。

第二年初夏,大雨倾盆,洪流滚滚。当激流冲至石矶头时,由于受到阻力,随即转个小弯顺势向东流去。

教书先生和众百姓站在石矶头上,观察水情。人们看到激流安然通过,无不拍手称快,都说石矶头立了大功。

正在这时,江中突然巨浪翻腾。那只鳖精见石矶头挡住了它的去路,甚为恼怒。于是推波助澜,呼风唤雨,直向大堤冲来。

矶头上的人们大惊失色,不知所措。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教书先生纵身一跃,竟变成了一头大青牛。这青牛扑至江心,用双角一下挑起了那只鳖精,狠狠地摔死在岸上,江水一下趋于平静。青牛也觉得自己完成了治水除怪的使命,腾地跃起,飞天而去。

当地百姓无不感到惊奇,这才知道教书先生原来是一条神牛!惊愕过后,人们把鳖精抬到赤松亭,压在门前的香炉底下。

为了纪念神牛的功德,当地百姓自愿捐资,在石矶头上雕塑了一尊花岗岩大青牛,那神态栩栩如生,常年俯视前方,观测水情,从此这一带安然无恙。

今天的石矶头,更加雄姿勃勃。沿岸江堤加固,临水块石护破,可谓固若金汤。矶头东南堤坡上,建了一个花园式广场。绿树花台,错落有致;石板小路,曲径通幽。伴晚华灯齐放,色彩缤纷。游人如织,一派祥和。

又是一年中秋节。

太上老君驾着祥云,来到石矶头上空。他要验证一下青牛的汇报是否属实。皎洁的月光下,只见这里稻丰棉茂,树木茐茏,百姓安居乐业,老君心中十分高兴。这时赤松子迎了上来,对老君说,这里一切都好,只是这赤松亭长年失修,令小仙无歇脚之地,倒是一件憾事。

老君哈哈一笑,忙对赤松子说,别急别急,这里的民众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他们正在进行生态治理,恢复绿水青山。人们明白了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哲理,福之将至哟。不久必将还你一个更加兴旺的道观。

说也奇怪,石矶头上那头石牛,突然仰天“哞哞哞”大叫三声,把个周围赏月跳舞的人们惊呆了。

有人会说,你这也编得太玄了,哪有石牛会叫呢。不过,你去问问八月十五那天在石矶头上赏月的人们,他们可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啰。有诗为证:

天降青牛镇藕河,观云测雨斗洪魔。

而今堤岸成花海,识道之君福自多。

 

陈月华

南洲巷陌的模糊

    拟下此题,自己心里也觉得有点怪。事关南洲的旧巷陌无论属长属短,称“亭”、“巷”也好,称“尾”、“堰”也罢,无一不是两旁挤压着濡湿低矮古屋旧宅的幽静,与北方的“胡同”无异。既然如此,当然就会有砖石建筑,有人来人往,这些全部是可触可摸的具象,而非靠想靠猜的意象。纵使偶然会被烟雾笼罩,周围影影绰绰,也不至于沦为飘渺浑浊的海市蜃楼。那么模糊从何而来?

然而,托腮细想,南洲的巷陌确实又越来越模糊,方方面面若隐若现,似是而非,处处令人难以捉摸,同旧时所说的巷陌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按照传统观念去注释,巷陌应该是古朴的,浸渍着沧桑。经典版本是小桥、流水、人家。即使不可完全达到这种标准,至少也是青砖黛瓦、柴扉犬吠的环境氛围。南洲旧城区的老城墙和围巷内曾顽固着众多的老房旧屋,不少还是木门板阁、墙头长草那一种,基本保持着传统巷陌的颜色基调。只不过这些宅第经岁月的无情剥蚀,铅华早已洗尽,要么摇摇欲坠,要么人去楼空,呈现出满目的凋残。

    这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屋旧翻新、屋漏修补,巷陌几代人都是如此走过来的,该开枝的开枝、该散叶的散叶,早习惯了。直到有一天,人们才突兀的发现周围的一切已经改变:隔篱的旧宅不知何时被建筑商铲平,巷头耸立了几幢高层新大厦,巷尾的一个地盘正在日夜打桩,道路被拓宽;新公交站比邻相望,私家车、垃圾桶、新栽花木一字儿地排列着;城东城西、城南城北,开辟了现代时尚的公园、广场,火树银花不夜天,玉女娇娘舞蹁跹。市民们才惘然地互问:究竟这是原来的巷陌,还是新的开发区?

    巷陌内的场景在模糊,生活中的旧气息也就随之而淡化。以前每条巷陌的地名都有自己的独特色彩。如东堤尾、鱼尾洲、宝粮巷、烟草巷、杀牛巷、赤松亭、桂花园、湘鄂边、好吃街、老正街、官马头、石矶头、小荷堰、铜锣湾、宝塔湖、花甲湖、鱼尾桥、洗马桥……只需闻其名便知大体的状貌以及巷内人是怎么生活的。而经过岁月的反复淘洗之后,如今有的只剩下空名,过去的生活及旧景不留一点儿痕迹。

    巷陌内的老人家尽览春星秋月,明知无法逆转大江东去,惟有固守精神防线。她们清明插柳、端午裹粽、中秋拜月、重阳登高、新年迎福,将每个传统节日的仪式彰显得淋漓尽致。老人家将心灵皈依给巷内,年轻人却把眼光投向巷外更广阔的天地。青年人不甘把青春禁锢在鱼鳞瓦舍下,读书越多走得越远。于是售卖糕点、面点、臭豆腐、小手工的摊档在巷陌里越来越少见,而西装革履行色匆匆提公事包的青年人则越见越多;于是南洲志士引进外资开发南洲,南华桥、北洋桥、南洲桥贯通南北东西四通八达,南洲夜晚大街小巷灯火通明、长空不夜,南北公园、东西广场火树银花载歌载舞……

    世道在变,巷陌在变。变,始终是永恒的。古与今的交替、新与旧的碰撞、盛与衰的演讲,无时无刻不在进行。当它们在连接的边缘、在重叠的地方不期然地交织混染时就会产生出一种游离于二者之间的不分明、不清楚的形态和色彩,这就是模糊。南洲巷陌的模糊,意味着南洲巷陌在变迁。同样意味着——

    我们所热爱的洞庭湿地南县,在变迁!

涂世辉

洞庭名胜赤松亭

    人们都熟悉月光下洞庭湖的波光与岳阳楼的剪影,却很少有人知道日照下赤沙湖的火红和比岳阳楼更古更秀的南县赤松亭;都熟悉三国名将鲁肃站在岳阳楼台上阅兵的身影,却不知道南北朝南县赤沙城曾经有一次胜利者的集体狂欢与燃烧。赤沙湖与洞庭湖曾经是姊妹湖,涛声盈耳;南县与岳阳相距不过百里,山水相连。一东一西,一楼一亭,同时在日月的光华里展示出生命的灿烂。难怪曾任鄂岳转运使的唐朝大诗人刘长卿于隆冬时节泛舟赤沙湖后,吟道:“沙鸥积暮雪,川日动寒辉”。

    如今的赤沙湖已是一马平川,绿意盎然。依赤沙城而形成的南洲镇,已是真正意义上的城,感性、时尚、火热、张扬,包容和见证了赤沙亭的千年史迹,百年沧桑。

 

一座随水漂来的庙宇

    相传,赤松亭是随水漂游而来,亭下四角各有一只金鸭婆,何年何月何处漂来已无据可查,也许是赤松子神功使然。赤松子是修道人,有异能,其事迹广见故籍,《列仙传》所载最详,说他“抱扑返真,以游玄眇,呼风唤雨,上通云天。”神农南迁时便随其云游。后来到赤沙湖北岸,见其水草茂密,环境幽胜,便在此落脚,辟静室,结丹赤亭。赤松子其“寿巍巍”,汉张良仰慕仙道,封侯后隐退,随赤松子到此修道。司马迁说张良“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由此,赤松亭引来不少骚人墨客的艳羡。赤松亭随水漂移,与水涨落。据说,只要鸡一叫亭便停止漂游,假如你一大早去赤松亭,还可看到亭角上挂着蒿草野藤哩。

  大凡道观都建筑在崇山峻岭上,而赤松亭却座落在湖水边,以水为伴,与水相映,自是别有一番意味。

    赤松亭的故事与传说虽非正史,但它是一种文化,承载着人类童年时期的信息与追求。

    赤松亭四面环水,象一座仙岛,遗落在赤沙湖畔。岛上花木丛生,古杨娑婆。亭岛有一月形板桥通堤,直达街市。堤曰“紫东堤”,桥曰“达堤桥”,桥下碧水环流,短艇游弋。桥外山门上书:“引人入胜”,背面嵌“湖山壮色”字样,古香古色。岛上主殿赤松亭,高出水面二丈余,砖木结构,典雅清逸。殿内塑赤松子卧像一尊,旁立张良,魁伟儒雅有道者风。左右厅堂各塑神象30余尊。亭门两旁联曰:“沧海竟桑田,听社鼓衙箫,此会已成花世界;楼台依水面,看风帆沙鸟,谁人不道古神仙。”亭旁四周,回纹栏杆,廊道壁柱,隽句佳联。亭前,古钟对悬,铁鼎峙立,为明朝崇祯十二年铸造。桥头两旁还建有土地祠,惜字藏,皆古碣排立,字迹年久难辨。整个亭岛碧水照花,嘉木凝翠。主厅北门匾书“仙人旧馆”,馆者观也。有小径往后,一曰“近水楼台”,一曰“曲径通幽”,赤松亭主殿两侧,一是洞庭宫,一为忠烈祠,分别供奉洞庭王爷和关羽圣帝,堂前有石狮倚门。尤其是洞庭宫,塑像神台下面有一小洞,用绳探之,深不见底,据说通地心,又传说是当年柳毅传书直达龙宫之处。主殿后有观音殿,青砖碧瓦、气势雄伟,殿内有十八罗汉塑像,栩栩如生。赤松亭院内还有枕流阁、望秋亭点缀其中,皆系后人扩建。漫步院内,或观鸟,或赏花,或下棋,或吟赏碑文题句,可谓清雅之至。民国南县名士段毓云游览赤松亭后赞叹道,昔赤松亭于夜雾中移动,雾敛而归。今积林莽稻,沙鸥锦帆,令人坐忘不忍去。赤松有灵,亦当惊知已于千古矣!

 

一处硝烟弥漫的古战场

    南北朝,一个崇佛乐道的时代。

    公元551年6月,赤松亭发生了一场战事,战争的指挥者陆法和就是一位好道者。据说他志在山林,从小便喜欢习静练气。象诸葛孔明一样,明阴阳之理,能勘地形,善观天象。《梁书》《北史》曾这样记载:”陆法和有异术,隐入百里洲,预言多中,人莫能测”。公元548年,时南豫州刺史侯景叛梁,软禁梁武帝萧衍,废杀简文帝萧纲自立为皇。不久,梁将王僧辨、陈霸先等分路进攻侯景。梁湘东王萧铎将镇守江陵的水军胡僧佑、陆法和调援巴陵,侯景命部将任约屯兵白塉阻击。陆法和率千余水军,号称神兵,杀奔赤沙湖而来。陆法和端坐在舰船上,神情若定,在距敌营约一里许的地方,令部将点燃柴草,向任约军发起火攻。时东南风正起,加之船行如飞,火势扑向陆舰,这时陆法和不慌不忙,手执羽扇,将大火煽入任约军中,任军将士被大火烧得抱头鼠窜,陆军大胜。在清扫战场时,却未见任约。陆法和闻报后,微微一笑,朝前一指:“明日午间,只在前面赤松亭内擒拿便是”。

    第二天中午,陆法和令人将赤松亭内团团围住,军士们在寺庙内外仔细搜查,果然发现任约手抱亭柱没入水中,只留鼻孔在外呼吸。大家一拥而上,掳住任约,拽上岸来,绑至军中。一时,欢呼声擂动了赤松亭。湘东王萧铎下令,重修赤亭城,并筑高台训练水军。重修的赤亭城高台,几与三国鲁肃阅兵的岳阳楼台无异。因为这,赤亭古城又名功毕城,亦叫萧城。

   《梁书》上记载说:“简文帝大宝二年,梁湘东王遣将胡僧佑、陆法和擒侯景将任约于赤松亭”。赤松亭从此名留史册。

 

一座底蕴深厚的文化殿堂

    赤松亭,一处有历史,有文化内涵的风景。这里佛道相融,有民俗文化,历史传说,名人遗迹。赤松亭博大而深厚,它是多元的。

    公元768年冬,诗人杜甫离蜀到洞庭湖寻亲访友,途经江陵、岳阳来到赤松亭。他的好友韩注“安史之乱”后,效法张良到赤松亭修道,但此时韩注已去衡山隐居。杜甫感世伤时,又觉得韩是一个人材,应出山为国效力,于是写下了《寄韩谏议注》古诗一首,诗中叹道:“国家成败吾岂敢,色难腥腐餐枫香。周南留滞古所惜,南极老人应寿昌。美人胡为隔秋水,焉得置之贡玉堂。”诗中美人是指韩注,南极老人是指神仙及神仙之居所。国家成败两句,表达出杜甫自叹年老不能为国出力,有洁身退居山林,餐饮枫香,修炼神仙之道的意愿。传说,南洲镇北面的“杜湖”,就是当年杜甫落脚的地方。

    明代景泰年间状元黎淳,官至工部、礼部尚书,游赤松亭后作诗道:“仙子遗亭在故基,湖山如旧世人非,远随阆宛秋风去,不听潇湘夜雨归,职佐羲轩名耿耿,年过周汉寿巍巍,从游愿弃人间事,独羡留侯早见机。”黎淳在京做官30余年,刚正廉洁,布衣蔬食,无所优厚,死后誉为“清白吏子孙”,朝廷赐祭葬,谥文僖。还有明代董廷眭、程万里亦有吟咏赤松亭的诗作传世。程万里官至户部左侍郎,定居南县太阳山,明山原有程侍郎墓。

    赤松亭后院望秋亭内,刻有一幅洞庭湖区最长的对联《重九题赤松亭》,为宣统年间南洲劝学总董秦淑元撰书。此联从屈原、范仲淹说到陆法和、岳飞,从“劝慰众劳人,行乐及时聊息影”到“脱离诸浩劫,寻幽遣兴且挥毫”。洋洋292字,字字珠丽,将赤松亭的名人轶闻,战争故事,山水风光悉数道来,纵横浩荡,气势磅薄,比昆明大观楼长联多出112字,比成都望江楼联亦多80字,是全国少有的长联之一,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1921年春,毛泽东来南县考察,游览赤松亭时,对此联予以高度评价。1928年,时驻南县的国民革命军团长彭德怀来到赤松亭,与在此养病的湘鄂西根据地创始人之一的段德昌秘密会晤,由段介绍彭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彭德怀领导和指挥了著名的平江起义。

    赤松亭集古融今,底蕴深厚,有山的积绽,有水的精灵。它用独特的地理语言诠释了它的存在,它与湖乡文化一体,与中华文化相融。在这里,生命将重新注满涵义。

 

一个来自春天的承诺

    会说话的风景都是静而忧郁的,甚至责无旁贷的承载着历史文化的重荷与质感。赤松亭小岛上的建筑,虽然在侵华日军的炮火下,在“五风”运动的撕叫声中倒下,然而,它却永远挺立在那里。面对夕阳下仅存的赤松亭残殿,我们除了沉郁,更多的是感动和兴奋。有倒下,就会有人扶起,历史原本就是这样演绎的。南县赤松亭的恢复重建,引起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2008年4月,县委宣传部、文化局、民宗局领导分别前往赤松亭旧殿视察。2008年8月,由县委宣传部牵头,文化局主持的恢复重建赤松亭古道观专题座谈会在县委大楼11楼召开。会上,水利局、国土局、建设局、民政局、县道协等与会领导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纷纷发言支持。宣传部长罗伟运最后说:“恢复重建赤松亭是南县人民的期待。我小时候在那里玩,很热闹。我们要做好这件事,做出规模。主题思想是六个字:恢复文化古迹,保护文化遗产。希望各部门积极配合”。目前,民政局彭佑明已收集明代以后的赤松亭诗词40余首,对联30余幅,考证和撰写了毛泽东来赤松亭的事迹与文章。赤松亭不会再躺在污水里,躺在精装的历史册页中,它正在向我们走来。一位老南县人说:“修赤松亭,恢复洞庭名胜,我高兴。不管缺不缺钱,我愿意拿一万,表表心意”。还有一些学佛学道的信士,都很激动,愿意出力出钱。县道协会长作诗感叹道:“莫道沱江流水少,春雨来时水亦来”。

    听一片涛声,染一身灵气。人的精神与灵魂,只有回归自然,回归传统时才会美丽。

赤松亭有故事,赤松亭不会沉寂,它会和过去一样,与岳阳楼一同尽览湖乡风光。

 

彭  静

人工河、树和人的雀跃

汽车沿南茅运河新路奔跑,没有往昔的颠簸。沿岸新植的景观植物婀娜多姿,老房新屋白墙黑瓦颇具规模地构成一道靓丽的农家风景线。人工河护了坡面,野草打了霜,杨树叶摇曳风中。偶有几日初冬的太阳被冬雾笼罩着,直到中午才破雾而出,汽车只能小心的探着路。

    一路怀念一些老杉树,哨兵样的,一溜烟密匝匝沿河生长。小时一受点委屈,便心存一个念想,沿树排走沿河行,越过一座小石桥在高耸入云的杉树间有个小闸,爬上那小石闸,就可看到外婆家的炊烟了。

    喜欢有故事的路和冬日暗夜里照得人暖的小屋。树,是路的守护神,小屋是路的明灯,河流是路的日夜旅人。

    早年常被外公荷在肩背上,或坐在南瓜烟叶芝麻的挑担里返回城里父母家。那时没通往县城的大道,蒿生鸟栖的,只有羊肠小道。村落几近原始,果树夹杂其间,车辆罕缺,没河道自然没有汽船。泥泞中,百十来里的路基本上是靠人走着达目的地。社会主义生产大时代乡民淳朴,树上的果实自产但很少自销的,自然会用来照顾那些赶路的路人。

    作为挑担里的小路人,吃过谁家的果子喝过谁家的豆茶?记不得的。一路上不断地打量,每看到一处蓬勃有点年岁的树都会惊呀一声:看,这颗树有蛮老了呃。然后,开车的小同事就善意的叨一句:数过没有这是你看到的第几颗老树?

    我哑然一笑,用很开心的目光抚摸着它的枝叶树干,树干上偶有掉了漆看不清字迹的老招牌会让人暗自思度,哪棵老树下是我和外公歇气啃饭团的地方?小嘴角掉下的饭粒和着眼泪被小鸟啄食后又飞向了何方?

    百里运河开挖是进城读书后的事,那些老杉树便是因河而植。听人说这运河是中国历史上靠钉耙铁锄人力开挖出的第二条大运河,上网搜索了一下,没找到依据。但任何一座城,只要打开折叠的历史,把某些青春层面上的片断回放一下,回想曾经的贫穷和苦难,纷至沓来的不会是咒骂虚空和了无生趣,恰恰那些战天斗地改造世界的豪迈,终成了一代人生命内在的雀跃。透过岁月的树风,你依稀还可听到那铮铮誓词和劳动的号子。

    顺河而下,北眺望过小舅艰难求学、南目送过下岗小叔和没读过多少书的表兄表姐妹外出谋生的背影,现亲手拎起儿子沉重的旅包,千叮万嘱中期冀他思想和人生历程正当年华时能与外面世界的大河汇通。

    有人漂泊一生找不到理想的栖身地和安身的居所。而有人容身小城市井,非庄稼人亦非旅人,非富者亦非穷人,却积攒了平凡人的大爱与大悲,善引水灌园,终成了河永久的思想者。我从后者身上悄然学着把理想降到现实的层面,才没了漂泊和活的苦楚。

    只有河流才是路的日夜旅人。它随岁月静缓的流淌,潋滟翡翠得让心儿滴水。可遇旱抗旱遇渍排渍。解决交通不便的困阻,它更多的是承载了两岸生灵致富和飞翔的梦想,这才是人工河存在的意义和伟大。

    任何一条河流都需要一些永久的居者,为它植草种树,任何一条河流都有欢腾的鱼虾等待它勤劳的居民去捕捞。四季流转中,我原本是家园河两岸一只欢快觅食的小鸟,没有远飞的烦恼,安享岁月,是一名人工河终身的受益者。

    眼中这河流更似一柱巨型液态的树干,无数通往乡隅的歧路是它的枝干,人在沿路各式鸟巢的小屋里相亲相爱,开枝散叶,养育子女,人类文明绿意盎然地缀满岁月枝头。

    我的少年在河的右岸,贴近母亲的生源地,闻过土地的芬香,挖过野薯折过桃花枝,打着野架嗅着稻花香咯咯笑着入梦的;我的青年久居河的左岸,聆听着父亲蓬勃的心跳,在璀璨的城市灯火下挥霍着一切该挥霍掉的东西:青春、金钱、信念、友情和爱情;只到中年,我才因工作之故常会走进两岸农人的小舍,坐在柚树底下,视野辽阔的静享会阳光下美好的田原风光,喝着一杯热乎的农茶,倾听最真实的农家疾苦,给他们带来一点小温暖时,他们同时也会令你感动。

    人到中年喜欢善感起来,看到避风的小屋角旁老婆婆安地静摘棉花的背影会多看一眼,遇着身患癌症的老者豁达悠闲的坐在乡野小茶馆里谈笑风生的玩小牌,会惊叹一声生命的顽强,傍晚赶路时见到远处田野的一抹灯火也会停下脚步,想一些记忆中的人和事。仿佛岁月在我生命内在深处静静开挖出一条思想的人工河。那些善感的小鱼来自最真实生活的影像,鱼贯而来鱼贯而去。

    河流是有理想的,它义无反顾的照顾着方圆百里甚至荒漠深处的一株小草一只小羊一畦庄稼和一只高飞的鹰;可它也是泛滥的,气势汹涌的吞灭一切违背自然的阻力,达到自己的目的地。所以人类只有善用辩证的思维,尖端的科技才能让其驯服,造福于人。

我们思想的小河呢,时而明亮时而忧郁,时而蜿蜒时而澎湃, 更需要我们人为地植上人世的真情、友谊和挚爱,用理性去疏通,用感性去惊起水花万朵,为自己的心灵筑一间小石屋伴河而居,日夜倾听那些内在生命的雀跃,让这条生命之河生生不息的湛蓝、清澈、遥远。

 

 

夏疏河

参观南县涂鸦艺术民俗村

罗文村联

(一)

遍野油菜,花好月圆成妙趣;

涂鸦罗文,地灵人杰享盛名。

 

(二)

倚堤遥观,叠叠琼楼争相斗艳;

傍埂小憩,滚滚花海光彩迷人。

 

骆四华

蝶恋花

    陌上春花香万缕,蝶儿翩翩,莫负东君主。昨见纸鸢随燕舞,依稀梦里相思苦。     日日惜君君已去,缱绻经年,尽是不归路。挽起东风千万住,此生怕把芳菲负。   

 

杨平安

赏花咏

清明时节菜花香,如织游人恋蕊芳。

闪闪金光迎雅客,润心韵景咏安康。

 

 

 

王新建

对  联

酒醉诗來出口成章皆妙句;

茶香客到谈天说地尽佳音。

 

精准扶贫礼赞

李白桃红柳发芽,春风送暖万千家。

田翁脱下贫穷帽,满脸绽开幸福花。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