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品冬(组章) 河北 路志宽

2017年11月22日 浏览量:361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路志宽

品冬(组章)

立冬

秋天,还在恋恋不舍。

冬天,已迫不及待地占山为王了。北风是个马前卒,率先抵达,冰冷的风刀,只是随意地挥动了几下,挂在枝头的最后几片树叶,就被一扫而尽,这是秋天最后的景象了。

骨感的树枝,禁不住颤抖了几下。是疼痛,还是伤心,总之滴下来那几滴泪,化成了第二天清晨枯草尖上的一地寒霜。

太阳收敛锋芒,似乎懂得了阳光的宝贵,它不再像夏日那样大肆地挥霍着阳光的温暖,此刻她变得吝啬起来,一个吝啬的人,存在感都不是那么强。

冬天来了,这个消息是“立冬”宣布的。他宣布时,是用北风的呼号声喊出来的,那声嘶力竭的喊声,让小河的流水都失声了。

冬天真的来了,一个个从西伯利亚袭来的寒流,把这个消息,一再地传播……

纸上的冬天

纸上的冬天,是一幅动态的画,是一首温暖的诗。

再没有一个季节能像冬天一样,把阳光的温暖当成个宝,把熊熊燃烧的火炉子,装进心里,每年的冬天,也是我们这些游子最想家的时候。

一片片灵动的雪花儿,纷纷扬扬飘飘洒洒,这样的场景,不就是一幅动态的画吗?一片银装素裹之下,村庄河流山川大地,不就是写在人间的一首首温暖的诗吗?

风雪之中,我习惯在一张纸上,描绘冬天。

在画里,冬天是一场大雪,是雪地上的一只觅食的麻雀,是雪地上打雪仗的孩童,是风雪中归来的人们……在诗中,冬天是一行行冰冷的文字,是一缕缕冷静的月光,是一阵阵揪心的寒风,是一片片纷飞的思念……

把这纸上的冬天烧了,就会在我的心中燃起一团火焰……

 

雪之舞

雪,是跳的最好的舞娘。

雪落之舞,舞姿曼妙,雪花儿,你是在为谁舞蹈,为谁美丽,为谁痴迷留恋?

天空不说话,大地不说话,风不说话。似乎只有太阳才是她的知己,只是和她温暖地对视了一眼,就感动出了她的泪水。

我是个不懂舞蹈的人,但是我懂得一缕阳光的内心。所以,雪花舞蹈时,所有的喧嚣都选择沉默,所有的尘埃都已落定。

留下巨大的舞台,看他们演绎精彩的灵魂之舞。

母亲头顶上的白雪

这些白雪,是多么地固执啊!

它们固执地落在母亲的头顶,固执地拒绝融化,固执地成为母亲头上的最刺眼的印记,扎疼这些儿女的目光和心灵。

回想起那些年下雪时的情景,雪花飞舞中,那时还年轻的母亲,在乡下老屋的炉火旁,为我们缝补着衣服,为我们纳着鞋底,为我们收藏着尘世间最温暖的一截时光。

如今,又是冬天,这些冰冷的雪花,落在母亲的头顶上,就再不不离去了,我多想啊多想,换回母亲的满头黑发,并且我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乡下的冬夜

乡下的冬夜,黑的更早。

舍不得燃烧的炭火,早早地就熄灭了,上床睡觉吧,睡不睡的着,最起码可以拥抱着相互取暖啊!

睡着前,那些关于生活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在这乡下低矮的房子里到处乱飞,他们说的最多的还是土地的墒情,和明年的收成。

几声古典的犬吠,在北风的助力下,传播得更远了,传得最远的那一声,传到了游子的耳中,那一夜,有很多的游子失眠。

北风敲打了一下乡下人的窗棂,被窝里的夫妻,两个人抱得更紧了。

品冬

冬天的肃杀之象,给人一种悲壮的感觉。

就像这曾经温柔的风,此时都成了冷面的杀手,似乎它们一出手,就会有生命消失,就会有生命坠地。

被厚厚的雪被盖着,心中也品不出那温暖来。

冰冷刺骨,我似乎能清晰地听见,冰凌撞击骨头的声音。

似乎,也只有靠那一缕炊烟取暖了,偌大的世界,只有在这一缕炊烟下,我才能找到自己的家园。

炊烟之下,炉火正旺。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