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那年端午节 江西 陈洪柳

2017年11月22日 浏览量:321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陈洪柳

 

那年端午节,是父亲去世后的第一个端午节。

一大清早,我打着赤脚下了床,母亲看见后很是心疼,赶紧替我穿上凉鞋,吩咐我去庄稼地的土坎割艾叶,再去池塘边割菖蒲,并再三叮嘱我割菖蒲时千万要小心,别掉落水里,老古话说,最怕端午节水,不怕七月半鬼。我十分乖巧地答应着,拿起挂在墙缝中的镰刀,欢呼雀跃地出了门。

父亲在寒冬腊月不幸病逝,我披麻戴孝之后格外懂事,帮着母亲和姐姐们料理家务。母亲和大姐干农活挣工分,抽空侍弄菜地,二姐三姐放学后负责做饭、砍柴、打猪草,她们整天忙忙碌碌,为了养家糊口和偿还债务,只有我这个学龄儿童无忧无虑,无拘无束,尽享童年的乐趣。

我抱着一大捆散发清香的艾草和菖蒲回了家,自家用不到那么多,母亲让我分发给左邻右舍。母亲在门框与土墙的缝隙间插上艾叶和菖蒲,插完后回到灶台,揭开杉木锅盖,待水蒸气散开,迅速将烫手的粽子放进搪瓷大碗,供奉在饭桌上,一同摆上桌的还有煮鸡蛋和蒜瓣,顷刻芳香扑鼻,弥漫整个厨房。我自觉坐在柴灶前木墩上烧火熬粥,用火钳加了几块干柴,再拿烧火棍拨弄几下,灶膛火势很旺,熊熊燃烧,噼里啪啦冒着火星,火光烘烤着我的脸膛,感觉满脸炽热。

母亲和三位姐姐的辫子上都插着艾叶,增添了节日的气氛。祭祀之后,便可以动筷子吃早餐,垂涎三尺的我迫不及待地解开扎绳,剥开粽叶,凑着鼻子猛吸了几口。真香!黏黏的糯米粽油光水滑,夹杂着绿豆、腊肉,我张开大嘴,囫囵吞枣。好吃!母亲微笑着说:馋猫,慢点,别烫着。

最孝顺的大姐说:妈,您也吃吧,反正足够我们吃一顿。

母亲眼中泛着泪光,温和地说:刚才你爸爸和列祖列宗已经吃过了,他们会保佑我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顺顺利利。你们姐弟赶紧趁热吃吧,能吃多少吃多少,一年就一回呢,我不喜欢吃,等下喝粥就可以了。

大姐将剥好的粽子递到母亲嘴边,亲切地说:妈,您先吃一口我才吃。

母亲佯装咬了一口,看着我们狼吞虎咽,脸上流露着幸福的笑容。

二姐边吃边问:弟弟,你知道为啥吃粽子么?

我不屑地回答:三岁小孩都晓得,不就是因为过节嘛。

二姐说道:是为了纪念爱国诗人屈原,他是楚国的三闾大夫,不做亡国奴便投身汨罗江,人们划龙舟打捞时,驱赶水鬼鱼虾,抛喂粽子,不让它们啃食屈原的尸体。我们这里没有江河,但有水塘水库,门框插着的艾叶就是一支利箭,菖蒲就是一柄宝剑,水鬼妖怪都不敢上门。

三姐对我说:我们老师也讲过这个故事,你今年发蒙后就会学到。

二姐又说:给你们猜个迷,山里的衣裳田里的肉,穿衣洗澡脱衣吃肉。

三姐抢答道:这个我晓得谜底,就是我们吃的粽子。

大姐教我唱童谣:端午花儿红又红,摘朵鲜花送金龙,家家户户蒸肉粽,拿个肉粽塞龙洞,龙戴鲜花吃肉粽,不伤屈原老公公。

我说蒜瓣真难吃,二姐说可以杀菌,据老师说北方人平时都生吃蒜瓣。我很惊讶,正要将呛口的蒜泥吐在地上,母亲看到后急忙伸手接住,放进了自己嘴里吃掉。三姐责怪道:不吃别浪费,太可惜了,要节约粮食。

母亲虔诚地端来一碗浑浊的水,用艾叶蘸着,挨个搽在我们额头和脸颊。我问干嘛要搽脏水?二姐解释道:这是雄黄水,搽了不会中暑,不会得瘟疫,避邪驱毒,人家古代还喝雄黄酒,咱家水缸底一年四季都沉着一块雄黄呢。

母亲又拿了一小袋干石灰,撒在屋里屋外的犄角旮旯。二姐又教育我说:妈妈这样做是为了减少蚊虫叮咬,蛇蝎也不敢溜进咱家了。过年的鸡心都是你吃的,脑壳都装啥啦?这样没记性进了学堂可不行,同学都会笑话你的。

大姐学习成绩很好,却因为家庭缺劳力早早辍学务农。二姐是共青团员,学业顶呱呱,老师经常表扬她,父亲生前也特别宠爱,引以为豪。二姐前后还有两个姐姐,幼年生病夭折了。三姐比我大三岁,已经是少先队员了。

母亲忙完之后,才掸去满身灰尘,又洗干净手,拿起碗筷吃剩饭剩菜,舔干净粽叶的糯米,甚至掉落在饭桌的米粒。母亲总有干不完的活,生产队的田间地头,房前屋后的晾晒,农家猪圈的杂活,常常晚上还要穿针引线,在煤油灯下为儿女缝缝补补,以及制作书包、布鞋之类手工活。

鸡蛋通常舍不得吃的,我要留着和小伙伴们进行碰鸡蛋比赛。姐姐用棒针和毛线为我编织了一个网兜,揣着煮鸡蛋,悬挂在胸前,开开心心去挑战。同伴们聚在一起,碰撞破碎之后才剥壳吃掉,失败者自然淘汰,胜利者继续宣战。姐姐们都疼爱我,也舍不得轻易吃掉,满足我的高雅童趣。我的玩具除了泥巴土块、树枝树叶、砖头瓦片,还有煮鸡蛋。

枯萎干瘪的艾叶,母亲都会悉数收集起来,用作药物沐浴,或是烟熏驱蚊,预防感染疟疾、湿疹和痱子。尽管经济匮乏,缺衣少食,家庭变故,残缺不全,母亲依然省吃俭用,含辛茹苦拉扯着孩子们茁壮成长。逢年过节添新衣,做美食,热热闹闹,营造温馨的家庭。

那年端午节,我年方七岁,却记忆犹新。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