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隔岸的烟火 (南县 刘惠兰)

2017年10月04日 浏览量:647 来源: 作者: 刘惠兰

 许多年前我曾经在深秋的合欢树下拾到一枝完美的对称叶,我在上面写满了期待与希冀,对你说,如果对称叶找不到邮寄的地址,那么我宁愿寄给遗忘,你回答说,你永远都是我邮寄的地址。

  你说假如有来生,你一定会守候在我出生的路口,不再让我苦苦寻觅,你还会紧紧牵住我的手,决不在拥挤的人群中放手。

  你说如果可以,会陪我看遍世间所有我喜欢的风景:春雨梧桐小巷里那一帘曲曲折折的幽梦;夏季荫凉里那爬满墙头的茂密缠绵的青藤;初冬河岸边那挂满枝头凌凌的冰霄……

  从此以后,在每个旅行的车窗里想你,在灯下的每段文字里想你,在微风吹过的每枝垂柳下想你,在黄昏的每条丝丝细雨里想你,在葡萄架下的每根藤蔓里想你……

  从此以后,我独自珍爱合欢,珍爱两两相对的叶子总是日落而合日出而开,珍爱那粉色的带着独特清香气息的毛绒绒的伞状花球,以为那就是最美的情感归宿,一去经年,才知道合欢在很久之前还有一个民间传说,在当时人们称之为苦情树。

  流年里,究竟有多少日子常常独自一人浮游于尘世的街头,在落叶上踩着自已长长的孤寂的身影走过,才发觉那许多的诺言前面都是加了定语的,才知道隔岸的烟火无论多么地美丽温馨,自己永远也只是一个寂寂无声的旁观者。走不进那隔岸烟火的画面里。在隔岸的烟火里,原来自己的人生四季里永远不会有收获的季节。再多的热情温暖不了隔岸的烟火,除了慢慢变淡变凉,别无选择,对称叶终究只能寄给遗忘。不再在春季长出新的希望,不再在驿路旁站成一棵守望树,不再在栈道边聆听你匆忙的不会为我停留的脚步,不再在午夜梦回里泪流满面,不再在路灯下留恋那离去的背影,无论多么痴缠,终究敌不过一个面对现实,随遇而安。

  依旧爱在旧的词典里读往日的颜容,仍然会关注初春里新开的迎春,仍旧会欣赏夕阳里最美的落叶,仍然会把喜欢的歌单曲循环。时间虽然验证了谎言,但也明媚了忧伤,丰盈了岁月。

  岁月终将会留下它应该留下的痕迹,在这样的日子里慢慢老去,也是时光最好的恩赐。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