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南洲诗词

南洲诗词2015年第二期——砭石箴言

2015年12月12日 浏览量:1,484 来源: 作者:

刘金榜

无  题

春华艳艳只须臾,自把须臾有作无。
楼阁远窥浑不羡,渔樵常顾亦非孤。
佳人宝马愁公仆,淡饭粗茶乐野夫。
频约良俦频酌酒,月停消长柳停枯。

知  了

知了鸣知实未知,烦心最是调高时。
成天只唱长门赋,不读民间疾苦诗。

过乡村茶馆

夕日良田漫野萝,今人不唱圣贤歌。
张三有对匆匆碰,李四无风慢慢搓。
我道小康须九索,他言清色要幺砣。
家山多少膏腴地,杂树荒茅叹奈何。

秋  钓

残宵枕上见新秋,至晓驱车携钓钩。
南浦有鱼皆有主,北河无锁亦无舟。
菱荷不恋污池水,汀渚难逢曲颈鸥。
扫兴未忘昨夜梦,绿莎红蓼伴清流。

昭  君(孤雁入群格)

即从钦命出边关,岂惧胡天八月寒。
兵马难延安境梦,裙衩犹作济时丹。
与其铁骑关中出,不若红颜雪里看。
莫道琵琶弹寂寞,狼烟永息慰忠肝。

何祚曙

感  事

中日邦交数十年,雪溶冰化释前嫌。
和平发展双盈利,相互包容两笑颜。
广岛难中深自省,珍珠港里细赎愆。
迷途知返春光灿,覆辙孤行万丈渊。

杨铭俊

痛斥李登辉

大胆狂徒白发翁,仇中媚日露真容。
口诛难解同胞恨,笔伐宜除国贼踪。
宝岛维权凭史据,金瓯待补候东风。
此人依得诗人愿,该入天牢十八重。

刘  艳

留守老人

(一)
儿女他乡问候难,孤单瘦影负辛酸。
田间劳作冬春夏,只为秋来盘里餐。
(二)
儿女打工游远乡,家中留下老爹娘。
偶逢病疾身多恙,思念绵绵浊泪长。
(三)
四季耕耘四季忙,陌头瓜果又飘香。
倚门盼得儿郎返,里外张罗乐坏娘。

周见昆

临江仙•长江沉船咏
 

  夜雨袭来惊恶梦,萧瑟悲咽江风。覆船流水长苍生,芦获摇曳处,多少招魂声。      大马洲头千军动,一时无船横。江陵搜救蛟龙腾。令出中南海,大爱筑真情。

曾华石

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年
——正告安倍

铁蹄贱踏乱神州,烧杀掳掠铸深仇。
痴心卷土黄梁梦,狂妄安倍甲不留。

陈义初

步韵和林从龙先生
《“七•七”过卢沟桥》大作

倭寇入侵史岂陈?全民奋战记犹新。
经常拜鬼为何事?看透东邻恋旧痕。

附林诗:

烽火卢沟迹已陈,长桥风物焕然新。
东邻未必妖氛净,忍拂残碑认弹痕。

龙  龙

抗战诗抄
听杨东莼教授作抗战时局演讲
(1938年秋)

名流还故里,士子聚欢迎。
远远观丰采,悄悄至敬忱。
山环枫列阵,风噤鸟无声。
慷慨谈时局,男儿泪满襟。
    注:杨东莼,湖南醴陵人,名教授,社会活动家。解放后任中央文史馆长。

西江月•梯云阁闻警
(1939年4月)

    瑞渌池边柳碧,梯云阁畔桃红。河山锦绣泪眸中,心事书生铅重!
    曾见敌机下弹,又看异帜腾空。福音堂里警钟嗡。国难何时能靖?
    注:梯云阁、瑞渌池皆醴陵县城景点。年冬,作者登梯云阁,适日机轰炸浙赣铁路阳三石铁路桥,火殷如血,心伤无巳。当时敌机空袭,由福音堂悬美国星条旗,鸣钟为警报。

忆江南•寇祸(三首)
(1944年夏)
    惊鹤唳,卷挈奔深山。妹稚无知徒哭泣,母痴不进好为难;入夜月光寒。

   遭劫洗,惨象不堪看。器物门窗皆破烂,油盐米菜尽腌赞;猪割体犹残。

    沦陷恨,亲历泪阑干。邻妇被污声奄奄,邻婴弄死血斑斑;苟活有何颜!

云岩寺抗日
(1945年春)
记曾僻壤瞻名刹,今驻丛林抗寇仇。
国破已无包胥泪,时艰争献稼轩谋。
拚将赤血浇黄土,敢令狂倭有重忧。
敌忾军民终不馁,古松连抱立田头。
    注:云岩寺为醴陵县国民抗敌自卫团司令部驻地,位于县南乡贺家桥茨冲,乃唐代古刹,规模宏大,地僻林深,古松连抱,难攻易守。

日寇投降
(1945年8月15日)
捷报来天外,倭奴已告降。
巨雷惊广岛,暴雨涮辽阳。
八载血浇火,全民肉作墙。
夜深人不寐,涕泪满衣裳。

复  员(二首)
(1945年9月)
县南辗转已经年,游击坚持历苦艰。
今日凯旋过泗汾!江东父老可安然。

复员非是等闲回,壮士长歌圻父悲。
残破县城斜照里,渌江桥上久皲眉。
    注:泗汾为南乡集镇,圻父为古时军队管理官员,渌江桥为县城大桥。
诉衷怀•忆黄浑烈士
(1945年9月)
    还君祖圹不胜悲,一去几时回?云岩聚首如梦:敌忾莫相违!
    探虎穴,战重围,血横飞。伤心今日,倭寇初降,烈士长埋。

彭佑明

相见欢•蟹将

  深秋水底浮泅,网犹兜,举舞爪牙,绳捆任人揪。      竖望眼,吸悄喘,做囚休。谁晓横行,终是到了头。

  • 责任编辑:吴 当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